小编采访

ty,易立竞,死亡-阅来热门ag视讯平台|官网-您的读书好伙伴

很难简略描述《徒手攀岩》给我带来的震慑。徒手攀岩可能是世界上最风险的运动之一,参与者有一大串的逝世名单,这是攀爬者在死神的刀尖上跳舞的游戏。

美国加州的酋长岩,全世界最大的花岗岩石壁,高约914米,近乎90度直角,因其攀爬难度被誉为“攀岩界世界中心”。

徒手攀爬酋长岩,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没有绳子没有同伴没有降落伞,只是靠着双手和双脚在岩石上纤细的凸起来支撑自己爬上千米的高空。哪怕一个走神、一个手滑,你还来不及反响,就会直接摔死在崖底,就好像是在参与一项奥运会竞赛,要么拿到金牌要么死。

美国攀岩大师亚历克斯·霍诺德是第一个完结徒手攀爬酋长岩的人,《徒手攀岩》便是记载他这次攀爬进程的电影,他预备了八年才去应战徒手攀爬酋长岩。

通过笔直的极限平板路段,再通过几乎是直角的平面的一百多米,通过岩缝里缩短身体不断向上,被大山挤压着粗糙的岩石冲突,比及你筋疲力尽的时分你还得在离地几百米的岩壁来“侧踢”,从一块岩壁跳到另一块的上面,这样你才干持续往上爬。

就由于这么高,就由于这么难,所以有人把他成功徒手登顶酋长岩的含义等同于攀岩界的“珠峰登顶”或许“登上月球”。

很难用一个或两个词语来描述亚历克斯,整件事好像是一个极度张狂又极点理性的混合体。看着小小的赤色身影在巨大的岩壁上络绎,你会觉得有些工作好像是在等候完结,但它只会留给特定的人,咱们普通人应该呆在平地去感叹人类竟然能够到达如此极度的极限。

与亚历克斯同行的攀爬者说:到了咱们这个年岁,有20、30个朋友死去可能是很正常的工作,逝世好像垂手可得,一个回身,一个没抓住,一点力没稳,生命就消失了。

记者从前拜访测验登顶珠峰的英国探险家乔治·马洛里:为什么一定要攀爬珠峰?他说:“由于山就在那里”。也有人问亚历克斯为什么你要做这件事,他说:“就觉得要去做,做完会很快乐。”

他们的话听起来并不雄壮却有一点异乎寻常的豪放,好像是一个了不得的约好,一个早就该去做又只要他们能做的工作。

人类的巨大,或许便是在这些天然的奇观面前证明自己,一次次打破极限之后得到的。

推荐新闻